5G元年运营商拟砸340亿,花钱时为啥一个比一个抠

2019-03-27 11:26

随着2019年财报相继公布,三大运营商5G投资计划也公布于众:中国电信计划投资90亿元;中国联通计划投资60亿—80亿元,中国移动约为172亿元,预计2019年三大运营商最多投资342亿元。

与躁动的产业热情形成鲜明对比,运营商的5G投资计划稍显保守。把钱花在刀刃上一直是运营商花钱的特点,运营商的谨慎态度也表明,5G并不会像海浪一样,浪潮来了财富就来了。

“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”,只是这5G网络建设也不能一蹴而就。说好的万亿盛宴变成了百亿投资,背后的原因今天就跟大家唠一唠。

1.

5G的5是“捂紧口袋”?

三大运营商5G投资一个比一个“抠门”。

中国电信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柯瑞文表示:中国电信今年安排90亿进行规模试验。

“未来公司会按技术成熟程度、发牌情况及市场竞争等,调整其投资计划及扩张实验规模。”

中国电信表示,2018年在17个城市建设了超过1000个5G基站;2019年将在此基础上,聚焦重点城市,扩大试验规模,初期预计5G基站建设达到2万个。

对于5G,中国联通表示“谨慎进行5G投资”,中国联通认为5G刚刚起步,今年又是元年,需要进一步的技术试验,预计今年安排60亿到80亿的5G投资。

“一年5G实验以后,明年看情况决定是否需要规模投入,如果明年没有5G投资机会就会增加分红。”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说。

王晓初指出:“5G的G是机会的机,5是让你捂紧口袋,首先想明白5G需要巨大投资。和4G、3G、2G完全不同状态,投资巨大。”

这一投资是否过于保守?在联通看来,这一目标指引是根据目前全球5G的进展情况制定的,“虽然规模重要,但更会注重回报。”中国联通为5G投资定下了基调。

一向财大气粗的中国移动对5G投资也保持了克制。中国移动未明确说明5G预算,只表示“5G发展目标是基站的建设和规模投入要保持行业领先”。

不过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表示,2019年含5G的总投资将不超过去年的1671亿元,不含5G的投资约在1499亿元,也就是说2019年中国移动的5G投资不会高于172亿元。

目前看来,三大运营商在5G方面的总投资也仅仅才342亿左右,之前预测5G全覆盖累计投资2.3万亿左右,投资规模是4G的4倍,可想而知相差甚远。

相关人士指出,就目前情况来看,运营商的进度可以满足2019年预商用、2020年正式商用5G的目标。

另有业界人士认为,由于现在芯片和终端等都不太成熟,太早建网或许对5G整体发展并不利。

2.

5G诸多不确定性掣肘投资

运营商采取谨慎务实投资态度的原因,可以从其高管的言论中找到一些答案。

按照3GPP规划,5G网络部署分为NSA(非独立组网)和SA(独立组网)两种。NSA和SA有何区别?简而言之,NSA就是利用现有4G网络实现5G宽带应用,SA就是完全新建一张5G网络。之所以有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之分,归根到底的原因,就是钱。

虽然NSA标准2017年12月冻结,SA标准2018年6月冻结,但是有望将5G带入URLLC(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)、mMTC(大规模物联网)场景的R16标准预计要到2020年3月才能冻结。

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此前也明确表示,SA标准到明年3月才正式形成,但“我们不能等待,眼前还是用NSA来进行组网”。

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表示,中国联通策略是“第一步非独立组网,然后逐渐独立组网”。另外张云勇透露,“中国移动和我们的选择是一样的。”

对此,中国电信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柯瑞文指出,“我们在推5G的时候,不像4G前面有产业链相对成熟,其他运营商建网、运行和发展的经验,所以5G我们要认真把握。比如说关于SA和NSA的问题,如果不讨论规模试验去验证、实践,简单地说投SA、NSA都有一定风险。”

一切创新技术都要回归商业本质,商业模式亦是运营商关心的问题。即将到来的5G给运营商的商业模式带来极大冲击。

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表示:“首先要想明白5G需要巨大投资,现在还不到5G大规模投入的时间,因为5G的技术,尤其是5G商业模式还需要探索。”

中国移动新任董事长杨杰表示,中国移动会积极为5G探讨新商业模式,包括计费模式。“改变4G主要以流量单一量纲计费的模式,提供多量纲、多维度、多模式的计费。”

据网友爆料,中国移动的5G公测版资费发布,从这个具体的短信内容来看,5G套餐的月租费为50元。套餐内包含5TB国内通用流量,5TB腾讯视频定向流量,5TB爱奇艺视频定向流量。

5G依赖运营商、设备商等多方协作推进。从目前看,5G产业链也并未成熟。以手机为例,如果没有真正可商用的5G终端,一切也都无从谈起。目前已经发布的5G手机,最早也要2019年下半年上市,且5G手机售价都在近万元,如果从功耗以及整体性能和体验来说,还远远达不到规模商用的水平。

“5G将推动网络架构发生革命性变化,运维管理复杂度持续提升,产业链关键环节和垂直领域应用尚待成熟,商业模式、经营方式有待创新。”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这样描述5G带来的挑战。

综合上述信息,商业模式不明确、技术和产业链不成熟等,都影响了运营商5G投资热情。

3.

5G加速只差发牌临门一脚?

实际上,除了前面的客观原因,运营商谨慎投资5G另一方面原因在于缺乏资金。

近年来随着提速降费的持续推进,运营商为全社会大幅度让利输血,仅是2018年就让利总计1200亿元,2019年还将让利1800亿元。

不过在工信部看来,提速降费并不会影响运营商对5G投入。工信部部长苗圩举例称,从去年的实践情况看,降费幅度达62.5%,但平均流量的使用增长了一倍以上,所以,也可以做到薄利多销。

话虽如此,只不过,随着同业和异业竞争的加剧,运营商的营收利润压力加大,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5G投资规模。

财报显示,2018年中国移动实现运营收入7368亿元,增速降低到5年前的1.8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三大运营商的利润增加,是因为在连续提速降费下不断收紧开支。中国联通2018年营运利润高增长,因为大幅压缩成本,营运收入增5.8%,而同期的营运成本仅增加4.0%。

某运营商员工表示,一些网络维护该花的钱都“节省”了,但这不是长久之际。

不过,三大运营商在5G投资上集体“捂紧口袋”,并不意味着以后5G投资会减少,面对巨大的需求,大规模投资已经成为必然,只是当前的时机不成熟影响了投资进度。

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指出,5G的工作频段高,基站多(至少是4G的2倍左右)、基站贵(目标希望能降到4G的2倍左右)、功耗高(约为4G的3倍左右),投资会大幅增加。

产业链人士表示,5G试商用阶段的单站价格约为人民币50万-60万元,5G部署成熟期的单站价格会降至人民币30万-40万元;单个运营商2019年采购的5G基站数量大致为1万个-2.5万个,涉及的5G投资支出范围约在人民币55亿元-175亿元之间。

仅仅就运营商在基站等基建上的投资额,招商证券预计,三家运营商在5G周期总投资额为1650亿美元,相比4G时期1100亿美元,总规模增长约50%。

如果说发放5G试验频率使用许可,向产业界发出了明确信号的话,今年将在若干城市发放5G临时牌照,则意味着5G成为现实只差临门一脚。

众所周知,不管是哪家运营商在推出5G之前首先一定要获得5G的牌照,这就有点像我们开车需要驾照。

此前,中国电信总裁柯瑞文表示,下一步会根据试验情况、牌照发放情况和产业链成熟程度等调整投资计划和扩张试验规模。

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也解释,为何不给予明确的5G资本开支额,主因5G发牌未有时间表,故难以明确投资额。“相信明、后年才是5G投资的高峰期。”

业界一致认为,5G将开启万亿级的新增市场,是未来国与国之间、运营商与运营商之间角逐的重点,因此未来也必将成为运营商不惜重金布局的战略领域。5G投资一定会大幅增加,但投资周期可能会进一步拉长。

展望未来,野村中国电信及高科技股票分析师段冰表示,2019年并不是大规模基础网络建设的阶段,整体规模控制在十几个城市的范围内,从2020年开始,5G的商用化就会真正展开。(小青桔)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